桐城文明网

桐城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   桐城市文明办  主办

桐城文化

【原创评论】我心中的三道岩

来源:桐城市文明办   发布时间:2018-10-12
    三道岩,位于桐城市青草镇江岭境内,分上、中、下三层,故曰三道岩,面积约10余平方公里。这里曾经是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渡江战役等“红色之旅”纪念地,花果园纪念碑和彭年水库见证了这段历史。还有享有盛名的王屋寺及塔墓群、江皋墓、狮形山遗址等是三道岩独特的人文资源。

    我的家乡蒋潭村,就在三道岩山体余脉的平坦地带,雨水充足,土地肥沃,滋养着我们蒋潭村村民一代代幸福的生活。我从童年至青年时期都未曾涉足过三道岩。我没去过那里最直接的原因是,我们村离三道岩直线距离虽只有几公里,因山区的山路十八弯,那弯出的部分足有几十公里;再因小时候听大人们常谈一些三道岩有关鬼魅和常出现打窃的故事;最直接地原因还是得益于70年代末,山区修通公路的缘故。

    我初次经过三道岩,大约两年前从邻县潜山桥头湾外婆家回桐城。听表弟说三道岩的“江大”水泥路已修通,可以从那里开车回桐城,路可能近些。我便带着几十年对三道岩的畏敬和好奇拐入了那条路。

    路虽可通车,但特别狭窄。大段大段的路都是从悬崖边经过,崖下万丈深渊,吓得妻子一直提醒我注意点。直行还可以,会车时就比较困难。我感觉我与对面的车友,都是用一种严肃的表情在开车。

    那天我用了比平时多出几倍的时间完成了那段行程。

    后来陪父母亲去看望长辈,因桐潜路椒岩大桥重修,无法通行,又从“江大”路经过了几次,感觉路比以前好多了,险要的地方已加宽,行车时感觉不到那么地惊险了。

    我的族人在70年代,桐潜公路未通车以前,都是步行从三道岩出山。先族们走那条路时,时常还需肩挑百斤,甚至更多的山中特产,去换取生活中必须的日用品。那个时代的先族们,他们面对的该是怎样的一种生活负重呀!

    当我昨天踏上先族们常年往返的路时,我的心情变得很沉重。面对那样的山间小径,我感觉我们生活在如今交通、通信发达的年代,该是怎样的一种幸福!

    我曾听父亲说过,在他九岁时,爷爷生病,极想吃罐头荔枝,山区买不到。那时他从家里经三道岩到青草街,只用了一个上午就完成了全部路程,完成了父亲对爷爷的那份爱。

    还有我的二叔,在奶奶生病时,骑自行车从安庆回家(二叔在安庆工作),也是经过三道岩的。我现在都不知道他的自行车是怎么跨越三道岩那一道道崎岖的山道和沟壑的。

    父辈们那是带着怎样的一种心情,去尽力散发着自已的那份孝心!

    再说,彭年水库。此水库是建国后1958年为当地政府建成了第一座水库,因当地政府和人民缅怀革命先烈,命其名为“彭年水库”,并于库旁立碑纪念。听父亲说过,彭年是我四姑奶奶的丈夫,那是我在清明时节拜祭四姑奶奶时听父亲说的。四姑奶奶就葬在许家的祖坟里,与我的奶奶葬在一起,我没见过她,好象比我奶奶去世得早。我在每年的清明节,都会虔诚地去拜祭她。

    最值得提的是三道岩瀑流的壮观,似一幅幅天然山水画卷。

    三道岩瀑流的壮观,我也是听朋友们谈论时旁听的。去观赏过瀑布状观场景的朋友回来说:在夏季盈水期,上岩水流从岩头直泻,似洁白的玉帘垂幕,玉花四溅;中岩怪石嶙峋,峰峦叠嶂,烟霞缭绕,飞瀑喷射,在阳光的沐浴下,常常划出一道道彩虹,形成一大片五彩绚烂的光环,幻目炫彩;下岩落差较大,那一河的流水似从空中投下,声如洪钟,于数百米外可闻其声响。

    置于我心中的三道岩,还有很多未曾开启的处女地,我相信我会去慢慢地揭开她神秘的面纱。(桐城税务 许长杰)

责任编辑:吴燕燕